服务热线 15601860686

百悦业绩Performance
联系我们Contact us

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吴健华

电 话:58819909 / 58811665(272)

传 真:58818085

邮 编:200125

地 址:上海市东方路1988号华南大厦701室

mail:wujianhua@barrylawyer.com

www.barrylawyer.com

二维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百悦业绩
某建筑公司与某工程公司关于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仲裁一案
发布人:    发布时间:12/17/2018    浏览数:981

某建筑公司(以下简称“申请人”)与某工程公司(以下简称“被申请人”)分别签订了三份厂房建筑工程施工合同,约定由申请人为被申请人建造厂房,其中一份桩基工程合同(以下简称《桩基合同》)约定,若产生纠纷交由仲裁解决,另两份《厂房建设合同》和《土建及机电工程合同》则约定交由法院管辖。前期上海某区法院已作出生效判决,认为《桩基合同》工程款可按合同价格结算支付,实际工程款的差额可通过仲裁解决。现申请人依据《桩基合同》约定的仲裁条款提交仲裁,要求被申请人支付实际工程款的差额及利息。本所章琦律师接受被申请人的委托代理。

本案前述诉讼案件审理中,上海某区法院已委托某司法审计单位对工程进行审价,其中桩基工程款与约定工程款相差38万人民币左右。本案围绕司法审价报告能否作为仲裁的依据等争议焦点展开。申请人认为法院委托司法审计单位对工程的审价是基于整体施工、混同付款,其报告具有真实性、关联性和合法性,无论审判还是仲裁均可作为证据依据。而被申请人则主张仲裁的独立性,认为诉讼中的鉴定结论在仲裁案件中不具有直接证明效力,且被申请人在诉讼案件中明确不认可《桩基合同》的审价,认为数据存在错误,在项目措施费、税金、管理费等也存在计算问题。经审理,仲裁庭认为虽诉讼与仲裁是两个不同的争议处理方式,但事实基础是共同的,若没有确凿的相反证据,该司法审价可作为仲裁依据。但审价报告中凿除桩头的审计价格在双方项目报价汇总表和结算的电子邮件中明确约定单价为0,所以仲裁庭认为尽管凿除桩头价格存在于审价报告中,但对此价款被申请人依约定不应承担。且与凿除桩基相关的项目措施费、税金、管理费也不应计算其中。最终仲裁庭裁决被申请人向申请人支付16万人民币左右的工程款及利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