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 021-58819909

百悦业绩Performance
联系我们Contact us

上海百悦律师事务所

联系人:李华清

电 话:58819909 / 58811665

传 真:58818085

邮 编:200125

地 址:上海市东方路1988号华南大厦701室

mail:barry@barrylawyer.com

www.barrylawyer.com

二维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百悦业绩
历经一审、二审和再审的一波三折,一场来之不易的胜利
发布人:    发布时间:6/19/2019    浏览数:670

某安装工程公司诉某铸造机械公司定作合同纠纷案

【案情介绍】

某安装工程公司与某铸造机械公司于2013年11月签订有《设备采购(非标)合同》,某安装工程公司从某铸造机械公司处采购两套抛丸机设备,设备安装、调试及技术培训等工作均由该铸造机械公司负责,合同对支付方式、质量保证、违约责任等事项进行了约定。几日后双方第一次签订补充协议,约定罚款上限为合同总额的20%,双方于2014年5月第二次签订补充协议约定对付款条件、安装周期等进行变更,约定了预付款、发货款、验收款、质保金的具体金额及支付时间。安装工程公司在上述协议签订后依约支付了2392000元,铸造机械公司亦将合同约定的设备交付至指定地点。但安装工程公司在2014年6月验收设备时发现到场设备存在与需求不符等诸多问题,并且安装人员没有及时到位。后该铸造机械公司未经安装工程公司同意即将安装调试工作承包给案外第三人某机电设备安装公司实施。结果在2014年7月设备安装过程中,因工作人员操作不当引发了火灾,造成设备和抛丸室钢结构等的损坏。火灾之后安装工程公司与铸造机械公司就烧损设备改造恢复等工作多次进行协商,铸造机械公司承诺对设备进行修复与更换,但最终其未能使设备达到合同要求并验收合格。因安装工程公司购买涉案设备系为用于某工程,2014年9、10月份第一次验收不合格后安装工程公司自己购买了手动替代设备,2014年12月再次验收仍不合格,至2015年10月安装工程公司起诉时仍不合格,但铸造机械公司对此均表示否认。

 

【案件审理】

2015年10月某安装工程公司将某铸造机械公司诉至法院,请求判令和铸造机械公司之间的合同及补充协议解除、铸造机械公司返还已支付货款并支付违约金。

一审法院认定,某安装工程公司(以下简称“原告”)和某铸造机械公司(以下简称“被告”)买卖合同纠纷一案,双方的采购合同和补充协议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原被告双方均应按约定履行义务。原告已依约支付货款,但是被告未经原告同意将安装调试工作承包给案外人,因安装人员操作不当引发火灾并烧损设备,虽经整改修复,但设备一直不能及时正常投入使用,致使合同目的不能实现,原告已经书面通知被告要求解除合同并返还已付货款,因此原告关于解除合同及补充协议、返还货款并支付违约金的诉讼请求符合法律规定。关于违约金金额,因双方在补充协议中约定罚款上限为合同总额的20%,该约定系双方对合同中违约责任约定的变更,且原告提交的证据不能证明因被告迟延交付设备及违约行为造成的实际损失金额,因此法院即按照合同总价20%的标准支持违约金请求。一审中原告胜诉。

后某铸造机械公司不服一审判决,提出上诉。二审中争议焦点为两点:1、涉案采购合同性质是买卖合同还是定作合同,即本案的案由;2、双方之间的合同应否解除,以及相应的责任承担问题。针对争议焦点一,二审法院认定,双方签订的合同虽名为采购合同,但从合同的技术文件、采购合同、补充协议等一系列文件的内容来看,双方约定了图纸会签以及按照双方确认签字的图纸进行制造等,两套设备虽具有一定型号,但均是根据被上诉人(一审原告)的要求设计制作,因此本案所涉合同应为定作合同性质,案涉纠纷为定作合同纠纷。

针对争议焦点二,首先合同中只约定不得分包加工制造,对可否分包安装调试并无约定,并且根据《合同法》第254条的规定上诉人将安装调试工作分包给第三人进行并无不当,但其应就第三人的工作成果向定作人即被上诉人负责。因此上诉人对此存在一定的违约责任。被上诉人提出的设备质量问题系其单方陈述,并无证据确认,也无法确认问题来源是设备质量还是工作人员操作。一审中在双方对合同是否符合解除条件、被上诉人是否具有法定解除权仍存争议而法院尚未作出认定的情况下,被上诉人于2015年12月自行送达解除通知并不能达到使合同解除的法律后果,并且上诉人在2016年3月的答辩状中明确对合同解除提出了异议,因此合同并未解除。而且其后被上诉人又自行向上诉人邮寄拆除并搬离设备通知函,合同既未解除、被上诉人又未能妥善保管涉案设备,导致无法对设备进行鉴定查明案件事实,被上诉人无证据证明设备存在导致合同目的无法实现的严重缺陷。根据以上,二审法院认定双方合同并未解除,但上诉人应承担违约责任,按照一审判决支付合同总价20%的违约金。

二审被上诉人对二审判决不服,提出再审申请。2019年上半年再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虽认定本案争议焦点与二审法院相同,但认为被申请人(二审上诉人)明显构成违约,根据《合同法》第九十四条第四项以及第九十七条的规定,对申请人发出解除合同通知并要求返还货款的主张应予支持,并且认定申请人在工程结束后且通知对方限期拆除后拆除设备并无不当,二审法院以此为由判决驳回其解除合同的诉讼请求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在此同时又认定申请人不需要支付剩余货款且被申请人应支付违约金是自相矛盾的。二审法院认定事实基本清楚,但处理结果明显不当,再审判决撤销二审判决,维持一审判决。

本案最终以某安装工程公司的胜诉落幕。

 

【律师分析】

本案中,关于原被告之间采购合同的性质究竟为买卖合同还是定作合同,其实不甚重要。买卖合同与定作合同的区别较为明显,关键在于合同项下的标的物是否为根据买方某些特殊设计或要求而专门制作的的特定物。具体来说两者间有如下几点不同:1.买卖合同转移的是标的物的所有权,而定作合同的标的物则是特定的劳动成果;2.买卖合同的标的物可以是种类物也可以是特定物,定作合同的标的物只能是特定物;3.买卖合同的买受人无权过问出卖人生产经营和标的物取得情况,定作合同的定作人有权在不影响承揽人工作的前提下对承揽人的工作状况进行监督检查;4.买卖合同的标的物一般形成于合同订立之前,而定作合同的标的物一般形成于合同订立之后。

案件主要争议焦点是合同是否具备解除条件。查明事实为被告某机械铸造公司交付的设备从一开始就是不合格的,历经两次维修、整改等仍不能达到使用要求,其还违反合同约定擅自将安装工作分包给第三人,第三人在安装过程中的操作不当还引发了火灾,这都对设备所要用于的工程产生了巨大不利影响。事后又未能及时做好补救、修复措施,涉案设备的质量自始至终都未曾能够符合工程使用的要求。因此被告的履行义务达不到合同目的,甚至在最后,被告对于原告拆除搬离设备的通知都不予理睬,原告无奈只得自行拆除不能使用的设备,此情形符合合同法九十四条法定解除条件的第四项,因此本案合同应予以解除。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九十四条

【合同的法定解除】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当事人可以解除合同:

(一) 因不可抗力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二) 在履行期限届满之前,当事人一方明确表示或者以自己的行为表明不履行主要债务;

(三) 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主要债务,经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仍未履行;

(四) 当事人一方迟延履行债务或者有其他违约行为致使不能实现合同目的;

(五) 法律规定的其他情形。